华芯通半导体倒下是钱的问题还是技术的问题?

发布时间:2019-10-04编辑:admin

  贵州华芯通半导体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芯通”)官网上的最新动态停留在2019年1月14日,是一则关于昇龙4800正式开始量产的消息。这条“最新动态”有可能成为其“最终动态”。

  经历高调成立、疯狂挖人、产品上市、股东裁员,华芯通在中国芯片史上留下“昇龙”的印迹,终死于2019年4月。

  近日,曾被誉为“世界级的合作”项目华芯通被曝出将于4月底关门的消息。4月24日至25日,记者从华芯通母公司贵州华芯集成电路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芯”)、贵安新区管委会新闻中心证实了该消息。

  “华芯通的事情不是空穴来风,但对于这件事的对外口径,我没有权威的说法,没法明确说。”华芯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后续,华芯通会根据《公司法》中“关于公司在组织破产清算时,需要在规定时间内通知债权人”的规定,对外发出公告。

  距离公司成立三年,距离其发布首款芯片不到一年,距离其首款产品量产不到半年,这家由贵州省政府和高通合资的芯片企业缘何迅速倒下?

  一进入贵州贵安新区电子信息产业园的地界,清晰的“QUALCOMM”便可将来人引向华芯通总部,华芯通与其母公司华芯在同一个园区内办公。办公楼上标着“高通(中国)控股有限公司、贵州华芯通半导体技术有限公司”的办公大楼大门紧闭,空无一人。而隔壁的办公大楼上,华芯的员工同往常一样按部就班地做着日常工作。

  与周边环境一样,华芯通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安静。公司门口的保安告诉记者:“里面上班的人现在很少了,去年还很热闹,经常有外国人来参观,进入2019年就没有看到外国人来参观了。”

  针对被曝出的4月底关门的消息,24日,华芯相关负责人对记者称,消息并非空穴来风。目前,贵安新区新闻中心的人正通过省委宣传部在跟省政府联系,寻找对外发布的口径。此外,公司会根据《公司法》的规定,按程序对外公告。

  25日,贵安新区新闻中心业务室的工作人员表示,华芯通现在应该正在协调内部清算的事情。新区管委会、高通、华芯通三方目前正在协调发布公告的事。“公告时间应该是在劳动节后,具体怎么发布、由谁来发布,还不确定。”

  上述华芯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虽然华芯通的总部在贵州,但公司重心在北京,高管团队也在北京,因而很多工作在北京开展。在华芯通关门发公告这件事情上,具体工作计划的制定是需要北京华芯通与高通双方共同参与的,因而程序会繁琐一些。“这事其实也没啥不能说的,开公司,做生意嘛,就是一种商业行为。不过因为华芯通是合资公司,股东双方需要商量,从这个角度讲,高通可能有自己的考虑,我们要尊重对方的想法。”前述华芯相关负责人说。

  公开资料显示,华芯通成立于2016年1月,目前注册资本为38.5亿元,华芯占股55%,高通占股45%。其中,华芯是贵州省政府委托贵安新区管委会履行出资人职责的省管企业。华芯通与华芯的法人代表均为康克岩。

  成立之初,华芯通被定义为“贵州实施大数据战略的标志性项目”,并于2017年、2018年连续两年出现在贵州省政府工作报告中。2018年,贵州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到,要推动华芯通高端服务器芯片产业化发展。

  因股东双方的特殊身份,华芯通自2016年成立之日起便在业内备受关注。其官网信息显示华芯通的目标是承接高通的技术,开发基于ARM架构的服务器芯片。

  彼时,时任高通总裁DerekAberle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高通选择与贵州合作缘由有很多,“贵州有着非常独特的资源,并关注绿色发展,这也是高通所关注的。再加上贵州要成为资料中心技术的领跑者,这也进一步使得我们能够做出决定,与贵州省建立起战略合作。”

  挂牌之后,华芯通迅速进行了人才队伍组建。此后,华芯通在北京、上海成立研发基地。其三大基地布局全国业务版图形成:贵州基地主要负责芯片测试和系统开发平台测试,北京基地主要负责芯片设计、参考系统和软件开发、市场营销和运营,上海基地主要负责芯片设计和验证。

  去年5月,华芯通在数博会上发布其第一代服务器芯片昇龙(StarDrag-on)。同年11月,华芯通宣布该款产品正式量产。距离首款产品量产不到半年,华芯通为何“猝死”?

  对此,记者就华芯通即将关闭的原因、目前进展、接下来计划等一系列问题多次向高通咨询,截至发稿时,未得回应。华芯通母公司华芯的相关负责人则表示:这是一种商业行为的结果。

  在芯谋研究首席分析师顾文军看来,华芯通关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第一,从两个合作方来看,高通的主业并不是服务器芯片,华芯通是其技术和商业上的一次尝试,当高通总部决定关掉服务器业务时,华芯通的技术来源就成了无水之源;此外,贵州不是产业发达地区,从产业基础、经济实力、人才资源等方面来看,做服务器芯片实在勉为其难。第二,从合资公司的组织架构来看,虽然注册的总部在贵州,但实际的研发、业务等均在北京,对贵州的贡献和影响比想象的小,政府领导调整之后,考虑到高通服务器的竞争能力,自身业务的变化以及华芯通对贵州的贡献后,做出了关闭的决定。”

  多位接受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与顾文军的看法大致相同。一位长期从事集成电路行业的人士认为,高通与贵州政府的合作,本就是为了避免反垄断,而贵州方又极度依赖于高通的技术,因而双方之间的合作很容易崩塌。

  “华芯通这个失败的商业案例,说明当时双方合作的时候考虑的不成熟。”一位半导体业内人士表示,华芯通选择了难度系数大的高性能服务器芯片,高通关掉了服务器芯片业务,贵州方面技术储备不足加之缺乏电脑服务器的芯片设计人才,该合作就不可能有下文。

  上述长期从事集成电路行业的人士还表示,在目前英特尔X86所统治的服务器市场,ARM阵营最大的问题是服务器生态比较难建立的,这是很难突破的壁垒,“就如英特尔切入手机生态圈一样困难。”

  前述半导体业内人士表示,ARM架构服务器芯片市场潜力巨大,但要面临资金、技术壁垒、生态壁垒等多方面的问题。

  以格芯(成都)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格芯成都”)为例。去年10月,美国晶圆代工企业格芯修正成都12寸晶圆厂投资计划,取消对该项目的一期投资。

  今年2月,一名自称格芯成都厂的前员工在微信上爆料,指出格芯中国成都厂内部设备已经一一出清,同时在2018年格芯停止一期的投资之后,之后第二期的FDSOI生态系统建设也已经停摆。

  工商信息显示,格芯成都于2017年03月16日成立,注册资本11亿美元,属于中外合资有限责任公司,西安全封闭英语口语培训。出资方为 GFASIAINVESTMENTSPTE.LTD.和成都高芯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二者分别占股51%、49%。其中,成都高芯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的大股东成都高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是成都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财政金融局的子公司。

  前述长期从事集成电路行业的人士称,地方政府为求业绩以大笔资金吸引外资落地,但外资合作方却很少将最先进的技术放在国内,因而这些合资项目很容易受到外资方的影响。

  在顾文军看来,华芯通与格芯成都存在类似的地方,即:均为外资与地方政府合资企业,依靠外方的技术。“在诸多问题前,贵州方认清自己实力的不足,关闭企业,在更大的风险面前及时止损,是一种明智的选择。”顾文军对记者说。

  与非网9月27日讯,科技市调机构IC Insights相信,台积电大举投资最新的晶圆制程科技、有望在今年下半年获得丰硕回报。

  格芯执行长柯斐德(Tom Caulfield)最近在接受《华尔街日报》访问指出,格芯目标在2022年挂牌上市。

  与非网9月23日讯,近日有媒体报道称格芯要卖成都12英寸工厂,据与非网了解,该消息可能并不属实。

  与非网9月23日讯,近日,据知情人士透露,成都格芯几经波折下,终于找到接盘者。

  与非网9月29日讯,阿里巴巴通常被认为是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和云平台运营商。但是去年9月,这家科技巨头与一家名为平头哥的新子公司正式进入了芯片制造市场。

  与非网9月29日讯,昨日,IDC报告显示,在2019年上半年,华为存储在中国市场份额位列第一的同时,保持了35.5%的高速增长,以及中国全闪存、高端存储、中端存储市场份额第一。

  IC Insights预测,下半年台积电的销售收入将增长32%,其中7nm全年代工收入将达到89亿美元,占比26%。

  与非网9月29日讯,近年来,国内做“软”的公司纷纷开始做起了硬件,国外的甲骨文也不例外。

导航栏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香港挂牌网| 今晚六会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走势| 曾道人九九| 一肖一码期期大公开| 单双王| 金多宝高手心水论坛管家婆| 现场开奖记录结果| 香港彩富网最快报码图| 新加坡开奖记录网站| 神算子看图中特七十期|